金控配资欢迎您! 客服热线:400-6035-898   官方网址:jkpz88.com

帮助中心 安全保障 登录/注册

企业动态

企业最新动态 尽在一手掌握

行业资讯 企业动态

内蒙四虎的黑金往事:收贿房产众多 名酒上千瓶

发布日期:2020/3/27 11:12:00   新闻来源:大猫财经

作者| 猫哥

01

2008年一月初的一天,呼和浩特下了大雪,因为飞机晚点滞留在白塔机场的云光中,在候机厅“偶遇”几位鄂尔多斯的煤老板,巧的是,大家都是去满洲里的。

看下内蒙的地图你就知道,全区地势狭长,跨越的经度、纬度都不小,鄂尔多斯地处内蒙西南,以煤炭和豪富闻名,满洲里位居内蒙东北,是著名的边贸城市,两地交集不多,直线距离超过1500公里且没有直航,那时的满洲里,并不是煤老板们投资和玩乐的好去处。

但云光中知道这些人的目的,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他会在春节前后赶赴鄂尔多斯就职市长,此前,一些消息更灵通的鄂尔多斯煤老板已经专程跑到满洲里去拜码头,因为之前他曾在乌海任常委,有的煤老板还专门找了他在乌海的老同事作陪,以拉近距离。

一番接触下来,煤老板们对云光中评价颇高,认为他是个“性情中人,好说话”,在《廉政瞭望》的报道车中,云光中赴任鄂尔多斯当天,随同自治区组织部的官员一起返回呼市,当晚和第二天,他出现在不同饭局上,均有鄂尔多斯的煤老板作陪。

2008年到2014年,云光中在鄂尔多斯干了三年市长,又干了三年市委书记,主导、亲历了这个能源城市的狂飙突进和断崖式的跌落。

2009年,鄂尔多斯人均GDP达到13万元,超过上海成为中国第一,当地的富豪数量也随之暴涨,他们基本上都与土地下的黑金——煤炭有关:

● 第一类富豪是小煤矿矿主和大煤矿的个人股东,不少官员也以代持方式参与其中;

● 第二类富豪是被征地的当地人;

● 第三类富豪是“羊、煤、土、气”的衍生产业,如洗煤、运输等发家的商人。

鄂尔多斯的车牌以“蒙K”打头,谐音“猛开”,几乎所有的世界顶级豪车,都能在这里找到。2010年的时候,鄂尔多斯全城有1800辆出租车,而那一年当地路虎4s店卖了2000多辆豪华越野车。

02

云光中是这个黄金年代里的城市主人。

他任职期间,鄂尔多斯的GDP从一千多亿增长到四千多亿,工作之余,他喜欢与富商聚会,甚至毫不顾及影响,在当地五星级酒店的包间内纵酒欢宴,云光中是典型的内蒙人,好酒且量大,前期只喝茅台,后来随着一股拉菲热改喝高档红酒,后来,他还痴迷过一段时间的高尔夫,得空会带着亲近的煤老板去海南打球。

鄂尔多斯是典型的老天爷赏饭吃的地方,这里富产煤矿,很多矿都是露天的,只需要征地开挖即可,很快这里就超越山西大同成为全国煤炭第一产地,2002年,煤价起飞,买块地就是买到聚宝盆,地方政府出面帮助农牧民与煤矿协商征地补偿时,往往执行国家最高补偿标准,煤老板们还乐此不疲。

大家有了钱,就有了很多暴发户的故事,比如不眨眼地买房,虽然市区人口不到50万,但黄金地段的商业店铺的价格最高时卖到7万多元,市区内单价过万的豪宅、高楼遍地都是,知名度高的楼盘被炒作到2万多元的价格,且一房难求,能买到紧俏豪宅被视为有能力的象征,要知道,这是10几年前的事情。

除了买房,剩下的钱都投入了高利贷,有人形容当时的鄂尔多斯“家家房地产,户户典当行”,全民好像都处于癫狂状态。

不过这个玩钱的套路到了2011年,崩掉了。

只靠当地人支撑不了超高的房价,房价雪崩,民间借贷大规模资金断裂,投资人血本无归,只好用实物抵债,一辆丰田陆巡4500,100多万买的,开了两年只卖11万左右,这样划算的事,也就泡沫破裂时才能捞到,恶性循环不止,最后,房子都长了草,鄂尔多斯成了著名的“鬼城”,轰动全国。

只是很多人不知道,当地的高利贷还有另外一种玩法,并不对外募资,只是几个煤老板坐庄,专门替政府官员理财,承诺的利率极高,一般是年利30%,高的可达50%,100万投进来,一年后拿走150万,煤老板们还要惺惺作态,感谢这些官员借钱给他们,解了燃眉之急,其中的猫腻,彼此都心知肚明。

鄂尔多斯高利贷崩盘始于一次意外,一次排查民间借贷情况的通报会议后,会议资料不慎泄露,挤兑迅速发生,当地官员各施奇招优先离场,一时媒体大哗,一般老百姓的资产则灰飞烟灭,当地盛传,云光中与家人也把钱投进去“理财”,且获益颇丰。

身为这么一个迅速膨胀的城市的领导者,所到之处皆是利益,所以当2014年,云光中出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,内蒙官场有人感慨,“没想到他能全身而退”。也有人压根不信,毕竟面对那么大的权力和利益,一个性情中人能在五六年的时间里做到洁身自好,太难。

离开鄂尔多斯时,云光中曾动情的说:“永远关注这片热土。”他没想到自己五年后会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被调查,对这片给他带来财富和政绩的地方,当然心存感激。

03

据说,最初把那些鄂尔多斯煤老板介绍给云光中的是一个叫荣三军的人。

图源:公号等深线

荣三军与云光中有交情,他们的父辈即是老相识,在呼和浩特,两人对门而居,两套房的房主都是荣三军的女儿。

在鄂尔多斯,荣三军还有个绰号叫“社会组织部长”,这自然指向他与云光中的不凡关系,据说他还长期为云光中提供隐秘会所。

荣三军的公开身份是鄂尔多斯集团副总裁,同时,他也是鄂尔多斯集团董事长王林祥的表妹夫。

要说起王林祥,在鄂尔多斯的名声一点不逊于任何的主政者,他基本见证了鄂尔多斯从一个贫困小城到全球闻名的全过程。王林祥的起家也是依托于煤炭,当然,他还有个伯乐——云公民。

云公民也是地道的内蒙人,插过队,当过工人,上过清华。

他的从政履历集中在内蒙山西两个煤炭大省,当过内蒙伊克昭盟的盟委书记、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、山西副省长、太原市委书记、神华集团副董事长、华电集团总经理。

他最早干出名堂的就是在内蒙伊克昭盟,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感到陌生,其实,这就是鄂尔多斯的旧称。

云公民与云光中都姓云,也都在鄂尔多斯从政,但二人交集不多,云光中享受了鄂尔多斯的高光时刻,而比他大10岁的云公民,则可以算是鄂尔多斯崛起的关键人物。

1989年,不满39岁的云公民被派到伊克昭盟任副盟长,次年担任盟长。他的就职演讲很有改革气息,“不脱贫困貌,就摘乌纱帽!3年为期,从我开始!”

当然,他还有下一句,“在摘去我的乌纱帽之前,我会先摘掉诸位的乌纱帽。在我们任上伊克昭盟经济社会事业再上不去,大家都是罪人。”

现在的鄂尔多斯大名鼎鼎,但当时的伊克昭盟在内蒙的排名都很靠后。那时的云公民绝对是个能人,在一通狠干之后,伊克昭盟各项经济指标连续4年增速超过20%,同期内蒙的平均增速为7%左右,学术界惊呼为“鄂尔多斯经济跨越现象”。

有了那几年的基础,2000年左右鄂尔多斯经济总量排在内蒙第一,煤炭涨价后更是一骑绝尘,直到现在。

04

云公民那时候推崇的是“强政府,硬干预”,他把政府的责任定位成为企业排忧解难,把道路上的红灯去掉,激活企业家活力。

当时,有三大集团被立为重点对象,云公民要求为三大集团提供“24小时全天候服务”。

《见证——伊克昭盟老领导访谈录》有这么一段记载,“1995年冬天,某天深夜接到求援电话,云公民同志驱车5小时赶到呼和浩特机场飞到北京,第二天上午跑外贸部协调羊绒配额,下午跑铁道部协调煤炭运量,当晚返回,次日再跑自治区人民政府落实。”

云公民重点支持的三大集团中,就有王林祥的鄂尔多斯集团。1996年云公民调任内蒙古政府任职,2001年掉山西先后担任副省长、省委副书记、太原市委书记等职务。

他在伊克昭盟时期更多以改革者的面目示人,跟腐败不太沾边,受他扶持的王林祥也说,“我对行贿受贿深恶痛绝,我经历了13任盟(市)委书记,没送给他们一分钱,组织上完全可以查清。”

不过去了山西之后,云公民变化不少。

十八大后,中央严厉查处山西,出现塌方式腐败,先后有“山西八虎”落马,唯有云公民“未受影响”,在2013年底从华电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退休,被解读为平安着陆。

云公民干了6年太原市委书记,作风强势,特别喜欢强调一把手的权威,在一次省委常委会上,甚至与一名本地常委爆发激烈争吵。

最著名的当然是“人事三人组”的说法,就是说太原的组织问题有三个决策者,分别是市委书记云公民,组织部长丰立祥,以及煤老板张新明。张新明与云公民交情匪浅,且在官场能量惊人,已是公开的秘密。

《廉政瞭望》披露,在一桩煤矿交易中,张新明一路过关斩将,云公民在背后提供了大量帮助,甚至有人怀疑云公民在煤矿中占有股权。另一个广为人知的事实是,张新明曾因伪造证件被网上通缉,后来通缉令撤销,他搭机返回太原。时任山西省委常委、纪委书记金道铭亲赴机场迎接,让人大跌眼镜。

2019年,在退休6年后,云公民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现在结果不详,但不外乎山西的隐秘事发或者央企任职时期的不法作为。

华电集团在山西布局了众多煤矿,据说有多家煤矿是从山西煤老板手中购得。对于交易价格,外界一直存在质疑,认为云公民收了煤老板的好处,以较高价格收购煤矿。

05

从早期锐意进取的干部到后来的违法违纪、晚节不保,云公民可能会一声叹息,但他可能想不到,还有一位故人与他同病相怜。

在主政伊克昭盟时期,云公民对自己的团队很是推崇,时不时的夸赞,在《见证——伊克昭盟老领导访谈录》中,他谈到,“这个精英团队中的各位副盟长,他们都有旗县长、旗县委书记的任职经历,各个拿得起放得下,能独当一面,为伊克昭盟经济跨越立下汗马功劳。他们是:贾荣、云生雨、奇·朝鲁、赵德英、高峰云、邢云。”

云公民带人确实有一套,他当时的很多手下,后来都在各地充任要职,其中的佼佼者,就是上面提到的邢云。

很多人可能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,因为他受贿时间长达21年,受贿金额高达4.49亿元,创下十八大以来高官受贿新纪录,被判了死缓。

邢云也是土生土长的内蒙本地官员,起步于包头,后任职于伊克昭盟,从副盟长干到盟委书记,后调任包头市委书记。

在他的任内,伊克昭盟改名为鄂尔多斯。

鄂尔多斯是他的福地,地下的煤,成就了邢云的仕途。

前面说过,邢云当时的领导云公民是一个强势领导,对官员们的经济发展kpi抓得很紧,而邢云的最大功劳,是搞定了600亿的大项目。

中国总的能源特征是“富煤、少油、有气”,所以有一项技术很受重视,这就是“煤变油”,简单的说就是通过技术革新让煤炭变成石油,解决我们的石油战略储备问题。当时神华集团受命完成这一课题。

1996年,鄂尔多斯有一个煤矿开业典礼,作为东道主,邢云热情款待了参加典礼的神华集团董事长叶青,交谈间,叶青无意中透露“煤变油”直接液化技术有可能作为能源战略项目在国内上马,邢云为之怦然心动。此后,邢云每次进京必到神华总部探询。该项目被提上议事日程后,邢云干脆驻扎在京“盯梢”,并主动将当地的煤送往美国做试验。

一番努力后,最终项目落地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的乌兰木伦镇,这是世界第一家煤直接液化生产厂,总投资600亿元。

这在内蒙引发轰动,据说,当时从自治区领导到各旗镇负责人,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跑项目上,还有约定俗成的“项目礼仪”:100亿元的项目,必由自治区主席亲自到机场迎接客商,50亿元至100亿元之间的,由自治区副主席迎来送往。

600亿的规格,能不重视吗?这是邢云的一大功劳,也为他之后的仕途铺平道路,但也是从那时起,他也走向了另一条不归路。

06

2019年4月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:

邢云理想信念丧失,政治上蜕化变质,长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在职务晋升、工作调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并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,突击提拔调整干部,违规干预司法活动,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;

经济上贪婪成性,收受巨额礼金,与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,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私营企业主谋取利益,肆无忌惮进行权钱交易;

生活上腐化堕落,大搞权色、钱色交易。

在退休三年后,他依然无法逃脱刑责,中纪委查明,邢云受贿历史长达21年,也就是说从1996年开始,再搞定了那个大项目前途一片光明时开始,他在另一条黑暗的罪恶之路上一路狂奔。

他的很多受贿财物藏匿于北京的房产中,感到事态不妙时,他委托妹妹邢燕菊为其妥善处理,不料住所早被监控,邢燕菊随即被控制,之后对她提起的公诉中,有一条罪名就是“明知涉案钱款为犯罪所得而进行转移、隐瞒,情节严重,其行为构成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。”

值得关注的是,虽然邢云的天量贪腐资金中很大一部分与煤炭系统有关,但他落马后,因为曾任内蒙古政法委书记,亦引发了内蒙政法系统官场地震,至少包括:

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兼任公安厅党委书记、厅长、督察长的马明;

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、副局长杜宝君;

内蒙古公安厅原党委委员、原副厅长孟建伟(正厅级);

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(正厅级)赵云辉先后被查。

这些人被查处的同时,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、呼和浩特市副市长、市公安局长李志斌也在公安局休息室内自缢身亡。

一审的时候邢云露了面,满头白发,一切都晚了。

07

因为接连查获的内蒙大老虎都指向了煤炭腐败,所以当局决定让“子弹”更猛烈一些。

内蒙古已经开始对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的专项整治工作,倒查20年,这种力度前所未有。

整治计划把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的煤矿规划立项、投资审核、资源配置、环境审核等各个环节进行全要素清查,对煤矿企业和涉煤、配煤项目的法人状况、批办手续等,做到一矿一档、一矿一清,确保煤炭资源领域问题清仓见底。

这意味着现在几乎所有的内蒙古煤炭企业都可能被卷进去,难怪很多人已经开始夜不能寐了。

也难怪雷霆一怒,因为这类黑金腐败在山西、内蒙着实有点多。

反腐纪录片《国家监察》里讲述了另一个内蒙的煤炭大贪。

这人名叫白向群,两年前还是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。他没有在鄂尔多斯干过,他主政的地方叫乌海,意思是乌金之海。

乌金即指煤,望文生义,你也知道这个地方的矿藏不浅,这里一度有1400多家煤炭企业,竞争激烈,白向群2003年调到乌海,一直干到2011年,他依靠煤矿审批获利,数额巨大。

白向群的案子涉及37个老板,其中20个都涉及到矿。

白向群给内蒙古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杜某某批煤矿,作为回报,他收了一套价值1600多万的北京房产,那可是2010年之前的事情,那时候北京1600万的房产,早已估计已经上亿。

他手头房产众多,多位于北京、海南,面积巨大,装修豪华,欧式中式一应俱全。

不只是房子本身值钱,里面充斥着价值六位数的红木家具。

他还有专门的仓库放收到的贿赂,名酒就有一千多瓶,光是为了盘点这些资产,监察机关就派了十几个人。

除了批矿,白向群还买官卖官。据不完全统计,前期已有至少7名白向群的老下属——薄连根、武文元、侯凤岐、何永林、陈文库、齐国芳和马明先后被逮捕,未来恐怕还会有更多落马的。

白向群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6250万元。他的问题被描述为“私欲极度膨胀,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,大搞权钱交易,甘于被“围猎”,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、沆瀣一气,贪得无厌、腐化堕落。”

08

这种大老虎,确实早该打打了。

3月25日,鄂尔多斯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、副主任刘桂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审查调查;

3月23日,锡林郭勒盟政协副主席张志军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犯罪被调查,之前张志军曾主管煤炭5年之久;

3月20日,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薛昇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;

3月11日,内蒙古霍林河煤业集团原总法律顾问李永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调查。作为早已退休多年的国企总法律顾问,李永先可谓财大气粗。

早在2016年,李永先就曾被实名举报以两个儿子名义,一天内花费1280万元买下41套房。他当时回复质疑称,“别说一千多万,我一个亿都有”。

这么嚣张的话,不知道他以后还能不能说的出来。围猎的大网正在张开,很多人已经在黑暗中瑟瑟发抖,天道好轮回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。

安卓端APP下载

苹果端APP下载

服务热线

400-6035-898

工作时间:08:30-18:00
周六日:10:00-18:00

Copyright © 2020 金控配资|河南常新宏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| (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)

ICP备案

在线客服
QQ客服
免费注册
新手指南
公众号